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发表,杂志咨询的权威机构平台
期刊目录网,论文发表,专业论文指导,核心期刊,评职称论文发表

热门问题

热门搜索: 论文发表注意事项 || 医生晋升副高答辩需要的材料|| 护理课题专业选题推荐|| 兽医副高职称评定的要求有哪些||

信息化管理与企业投资效率

期刊目录网经济学论文发表2020-01-06 14:56关注(1)

  本文选取2010—2017年在深交所主板上市企业为样本,对信息化管理、动态绩效评价与企业投资效率三者间的关系进行了分析。研究发现:动态绩效评价与企业投资效率显著正相关;信息化管理与企业投资效率显著正相关;信息化管理能够强化动态绩效评价于企业投资效率之间的关系。此外,基于上述发现还提出了提高企业投资效率的具体建议,以促进企业投资效率的提高。

信息化管理与企业投资效率

  关键词:信息化管理;动态绩效评价;企业投资效率

  一、引言

  近年来,我国上市公司投资效率低下现象愈加普遍,严重阻碍了资本市场的发展以及公司日常的经营活动,投资效率的提高已迫在眉睫。若想提高企业的投资效率必须从其影响因素入手,因而目前已经有较多学者对投资效率影响因素展开研究,但多集中于内部治理结构、盈余管理、外部治理等方面,鲜有学者研究信息化管理、动态绩效评价对投资效率的影响。信息化时代,许多企业开始实施信息化管理,在企业管理过程中充分应用信息技术,凭借该类技术,信息数据的收集、传递与处理愈加快捷、及时和准确,为企业内控措施的落实提供可靠保障,有助于实现对企业管理层不良行为的约束,同时可确保企业会计信息质量,为管理层投资决策的制定提供准确的信息支撑,进而促进投资效率的提升。动态绩效评价是以推动企业发展战略为目的,可对企业管理人员以往绩效的动态变化实施评估,相比较传统绩效评价方法在规范和引导企业管理人员行为更具优势,能够有效缓解企业的代理冲突,减少非效率投资行为的发生。基于此,本文采用实证研究方法,深入探究信息化管理、动态绩效评价与企业投资效率之间的关系,并重点就信息化管理对其余两者关系的调节作用展开研究,以期补充相关领域空白。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基于委托代理理论可知,代理冲突是企业非效率投资产生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企业经营权与所有权分离的情况下,因为企业管理人员与所有者之间的利益往往会存在不相符的现象,前者极有可能会为了谋取私利作出非效率投资决策,从而导致所有者利益严重受损,例如,吴应军(2016)在研究中指出,为了维护自身职业安全和声誉,企业经营管理者会选择放弃风险高但会给企业带来价值的项目,而出于“经理帝国主义”思想,可能片面追求投资规模,选择对净现值低于零的项目进行投资等。在此情况下,企业必须实施合理的绩效评价来达到规范管理人员应为的目的。因为绩效评价的实施通常会使企业管理者的薪酬与评价结果相联系,而管理者作为理性经济人为了达到评价标准,往往会选择对自身行为进行转变,所以绩效评价的实施有利于缓解代理冲突,进而改善企业投资效率。同时,由于不准确的绩效评价极易挫伤管理者积极性,给企业运作造成负面影响,所以评价结果是否准确直接影响着绩效评价的最终成效。伴随人们对绩效认知程度的不断提高,绩效动态性开始受到关注,相比较传统的静态评价方法而言,动态绩效评价受外界环境变化的干扰较小,能够整体评估员工以往绩效的动态变化,其评价结果更为准确,而且其目的是为了推动企业发展战略的成功实施,所以其在改善企业投资效率方面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综上所述,可提出如下假设:假设1:动态绩效评价与企业投资效率显著正相关内部控制和会计均在企业管理中占据重要地位,而企业信息化管理的实施可使其内部控制与会计信息质量均能得到有效提升。从内部控制方面来说,因为企业能够直接利用网络从管理子系统中搜集信息,使业务处理可以在各职能部门之间跨越,促进了信息沟通效果和效率的提高,这有利于降低企业内控实施成本,同时可使企业的各项内控措施得到有效落实。在良好的内部控制环境下,因为明确的责任划分以及监管机制,管理人员的机会主义行为能够得到约束作用,而且合理的激励机制,能够提高管理人员的积极性,可以抑制其消极怠工情绪和短视行为,使其在充分考虑企业利益的基础上制定投资决策,进而推动了企业投资效率的提升。Cheng(2013)通过研究结论证实了上述分析,即在良好的内部控制环境下,企业的非效率投资行为会降低。从会计方面来说,会计信息系统的实施不仅有助于提高企业会计处理的速度,降低会计人员的工作量,而且因为该系统可以凭借网络直接获取与企业经营活动相关的原始数据并自动生产会计信息,极大的降低了人为因素的影响,提高了会计信息的相关性与可靠性,可以为企业会计信息质量提供有效保障,而企业管理人员凭借高质量的会计信息能够更为准确的评估项目的风险与预期收益,有利于其制定科学合理的投资决策,进而可发挥抑制非效率投资的作用。刘晓华(2016)通过研究得出,企业的非效率投资程度会随其会计信息质量的提高而降低。综上所述,可得出如下假设:假设2:信息化管理与企业投资效率显著正相关信息化管理下,企业将信息技术与管理过程相结合,而动态绩效评价作为企业管理的一部分也无法避免的受到信息技术影响,具体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就评价指标而言,数据库以及计算机网络的使用能够扩大动态绩效评价指标的来源,有助于企业构建更加完整系统的评价指标体系,因而评价内容更加全面,结果与实际情况的符合程度更高;就信息的收集和处理而言,李崇嘉(2014)在研究中指出,传统手工绩效评价模式下,相关信息需要人工收集和分析处理,但是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受客观条件和主观因素影响,极易出现数据收集和处理不及时、不准确的问题。而在信息化管理之下,相关数据凭借信息技术能够实时上传和自动处理,可以有效降低人工成本以及处理失误,大大提高了动态绩效评价结果的准确性;就信息传输而言,借助在线聊天软件、视频等在线信息传递方式,评价双方之间可实现及时有效的沟通,在评价实施之前,有利于被评价人员掌握具体的评价计划,评价完成后,绩效评价结果能够得到及时反馈,更有助于引导和改善被评价人员工作。通过上述分析可知,动态绩效评价的实施对投资效率存在一定正面影响,影响作用的发挥程度取决于评价结果的准确性。而信息化管理的实施不仅可以增强动态绩效评价的准确性,还可使其引导和改善企业管理人员行为的作用得到更有效的发挥,进而对投资效率产生积极影响。综上所述,可提出如下假设:假设3:信息化管理能够强化动态绩效评价与企业投资效率之间的关系。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取及数据来源

  初步选取我国深交所主板上市企业为样本,数据期间为2010—2017年。为保障研究结果的可靠性对样本实施以下处理:删除被退市、被ST及*ST特殊处理的企业;删除严重缺失研究所需数据的企业;删除保险和金融类企业。经过处理最终获取样本数量为1325个。与动态绩效评价相关的数据通过电子邮件形式发放调查问卷获取,与信息化管理相关的数据凭借中国行业信息化评选大会选出的示范企业名单以及国家信息化测评中心公布的标杆企业名单获取,其余均来源于CSMAR、WIND数据库。研究数据的处理分析工作通过Excel2013、SPSS22.0完成,还针对全部连续变量实施了1%的Winsorize缩尾处理,以防止研究结果受到极端值影响。

  (二)变量定义

  (1)被解释变量。企业投资效率为被解释变量,以符号EOI进行描述。Richardson(2006)通过研究证明,对公式1(符号解析见表1)进行回归分析可得出表示非效率投资的残差μt,当μt小于0时,说明企业存在投资不足的问题,反之,则说明企业存在投资过度的问题。基于此,为了便于理解,本文以残差μt绝对值的倒数对投资效率进行衡量,数值越大,说明投资效率越高,反之,则说明越低。TZt=β0+β1TZt-1+β2ROAt-1+β3LEVt-1+β4Aget-1+β5SIZE+β6Gt-1+β7Casht-1+β8CETt-1+∑Year+μt公式1(2)解释变量。动态绩效评价为解释变量,以符号DPE进行描述。基于胡春花(2011)的研究内容从以下七个方面对样本企业的动态绩效进行衡量,具体情况如表2所示:(3)调节变量。信息化管理为调节变量,以符号IM进行描述。借助现代信息技术实施管理的方式即为信息化管理,其水平的高低直接取决于企业的信息化建设水平,所以本文企业信息化建设水平作为信息化管理的替代变量,参照刘会(2016)的研究方法,基于中国行业信息化评选大会选出的示范企业名单以及国家信息化测评中心公布的标杆企业名单将样本企业的信息化建设水平划分为低、中、高三个等级,其中属于标杆企业的等级为高、属于示范企业的等级为中,其余企业等级为低,然后将低、中、高三个等级分别赋值为1、2、3。数值越大,说明企业的信息化管理水平越高。(4)控制变量。因为总资产收益率(ROA)、企业规模(SIZE)、资产负债率(LEV)、管理费用率(GF)、大股东占款(DZ)等因素均会对企业投资效率造成影响,所以为了控制除动态绩效评价、信息化管理之外其他因素对企业投资效率的影响,将上述五个因素设置为控制变量。另外,还设置了两个虚拟变量,即年份(YEAR)和行业(IND),研究涉及的所有变量详情见表3所示。

  (三)模型构建

  为验证假设1,选取企业投资效率为被解释变量,动态绩效评价为被解释变量,设计模型1:EOI=β0+β1DPE+β2ROA+β3SIZE+β4LEV+β5GF+β6DZ+为验证假设2,选取企业投资效率为被解释变量,信息化管理为被解释变量,设计模型2:EOI=β0+β1IM+β2ROA+β3SIZE+β4LEV+β5GF+β6DZ+∑YEAR+∑IND+ε模型2为验证假设3,选取企业投资效率为被解释变量,动态绩效评价为被解释变量,信息化管理为调节变量,设计模型3:EOI=β0+β1DPE+β2IM+β3IM*DPE+β4ROA+β5SIZE+β6LEV+β7GF+β8DZ+∑YEAR+∑IND+ε模型3。

  四、实证分析

  (一)描述性统计

  通过表4中的描述性统计结果可知,企业投资效率(EOI)的极值为0.233和6.098,说明样本企业的投资水平差距很大。动态绩效评价(DPE)的极值为6和0,说明样本的动态绩效评价水平存在两极分化现象,就标准差3.151而言,样本数据拥有较高的离散程度。信息化管理(IM)的极值为3和0,说明样本企业的信息化管理水平存在较大差异,就平均数0.634而言,整体处于偏低水平。从控制变量来看,总资产收益率(ROA)的极值为0.210和-0.113,表示各样本企业的盈利能力存在较大差异,部分企业已经出现亏损问题。企业规模(SIZE)的标准差为0.259,表示研究所选样本的规模差距较小。资产负债率(LEV)的极值分别为1.349和0.074,表示样本企业的负债水平具有较大差距,从平均值0.493来看整体水平处于稳定状态。管理费用率(GF)的极大值为0.426,表示已有企业的管理费用占据营业收入的42.6%。大股东占款(DZ)的极值分别为0.108和0.001,说明样本企业大股东占据的企业可用资源数量存在较大差距。

  (二)相关性分析

  根据表5中的相关性分析结果可知,动态绩效评价(DPE)与企业投资效率(EOI)之间的相关性系数为0.379,在1%水平上显著为正,表示动态绩效评价对企业投资效率具有积极的影响作用,假设1得到初步验证。信息化管理(IM)与企业投资效率(EOI)之间的相关性系数为0.321,在1水平上显著为正,表示信息化管理的实施有助于促进企业投资效率的提升,假设2得到初步验证。就控制变量而言,总资产收益率(ROA)、企业规模(0.204)与企业投资效率(EOI)分别在1%和5%水平上显著为正,说明两个变量的数值越高,企业的投资效率越高。资产负债率(LEV)、管理费用率(GF)以及大股东占款(DZ)与企业投资效率(EOI)分别在1%和5%、1%水平上显著为负,说明三个控制变量的数值越高,企业的投资效率越低。

  (三)回归分析

  根据表6中的回归分析结果发现,上文所设计三个模型的Adj_R2分别为0.213、0.261、0.342,说明变量数据与模型之间的拟合度较高,回归分析结果的准确性具有一定的保障。从模型1的回归分析结果来看,动态绩效评价(DPE)与企业投资效率(EOI)之间的回归系数为0.615,两者呈正相关关系,在1%水平上显著,该结果表示企业的投资效率会随着其动态绩效评价水平的提高而提高,假设1得到再次证明。动态绩效评价不仅可以有效避免外界干扰,还可以对企业管理人员的以往绩效动态变化进行准确反映,所以能够对管理人员行为进行有效规范和引导,防止其为了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而作出损害企业利益的投资决策。就控制变量来看,总资产收益率(ROA)、企业规模(SIZE)与企业投资效率(EOI)分别在5%和1%水平上显著为正,资产负债率(LEV)、管理费用率(GF)、大股东占款(DZ)与企业投资效率(EOI)分别在5%、10%、5%水平上显著为负。从模型2的回归分析结果来看,信息化管理(IM)与企业投资效率(EOI)之间的回归系数为0.569,两者呈正相关关系,在1%水平上显著,该结果表示随着企业信息化管理水平的不断上升,企业的投资效率会持续增长,假设2得到再次证明。企业会计信息与内部控制均是企业投资效率的影响因素,两者质量越高,越抑制企业的非效率投资行为发生的作用越能够得到有效发挥,而信息化管理的实施有助于促进企业会计信息以及内部控制质量的提升,由此可知,信息化管理对企业投资效率有积极的影响作用。从模型3的回归分析结果来看,信息化管理(IM)与企业投资效率(EOI)之间的回归系数为0.587,在1%水平显著为正,进一步证明了假设2。动态绩效评价(DPE)与企业投资效率(EOI)之间的回归系数为0.632,在1%水平显著为正,进一步证明了假设1。信息化管理与动态绩效评价的交乘项(IM*DPE)与企业投资效率(EOI)在1%水平显著为正,回归系数为0.649与动态绩效评价(DPE)与企业投资效率(EOI)之间的回归系数符号一致,该结果说明信息化管理能够强化动态绩效评价于企业投资效率之间的关系,假设3得以验证。信息化管理下,企业凭借信息技术可以及时搜集、传输以及准确分析处理与绩效相关信息,在降低人工成本的同时可以有效避免信息处理的误差,为动态绩效评价的准确性提供保障,从而实现对管理人员行为的有效引导和约束,进而达到抑制非效率投资的目的。

  (四)稳健性检验

  为了确保研究结果的稳定性,采用以下方式实施稳健性分析:借鉴马炜炜(2017)的研究方法,将投资量的衡量公式进行重新设计,具体如公式2所示,以此获取新的企业投资效率数据,然后再次进行回归分析,其结果与表6中的结果相比并没有出现实质性改变,由此可说明研究结果具有较强的稳定性。投资量=(购置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相关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处置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相关其他长期资产所回收的现金)/期初固定资产净额公式2。

  五、结论

  本文研究得出以下结论:(1)动态绩效评价对企业投资效率显著正相关。通过实施准确合理的绩效评价利于缓解企业经营者和所有者间的代理冲突,有利于规范和引导企业管理人员行为,进而改善企业的投资效率。绩效评价作用的发挥取决于其结果的准确性,其评价结果准确性越高,其发挥的作用越明显。而动态的绩效评价方法相比较静态方法而言,可以更为准确反映员工以往绩效的动态变化,且不易受外界其他因素影响,结果准确度更高,所以其改善企业投资效率的作用能够得到更好的发挥。(2)信息化管理与企业投资效率显著正相关。就内部控制而言,信息化管理的实施有助于改善企业的内部控制质量,而良好的内部控制可以约束企业管理人员机会主义行为和短视行为,提高其工作积极性,促使其占在企业利益角度制定投资决策,从而避免非效率投资行为发生。就会计信息而言,其质量通过信息化管理的实施能够得到有效提升,凭借高质量的信息,企业管理人员能够更加充分的了解企业,并准确评估待投资项目的风险以及预期收益,从而作出更为合理的投资决策,进而促进投资效率的提升。(3)信息化管理能够强化动态绩效评价于企业投资效率之间的关系。一方面,信息化管理的实施有助于增强企业的会计信息与内控质量,本身便具有推动企业投资效率提升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信息化管理下,信息技术的应用可使企业及时搜集、传输以及准确分析处理与绩效相关信息,能够保证动态绩效评价的准确性,而准确的动态绩效评价利于缓解企业经营者和所有者间的代理冲突,可以有效抑制企业非效率投资现象的出现。

  作者:张敬明 单位:南京理工大学泰州科技学院

信息化管理与企业投资效率相关论文:

工程造价在建筑经济管理中应用
新税制下建筑企业税务风险管理
云会计在企业会计信息化建设中
全面预算管理在医院财务管理中
全面预算管理在医院内部控制中

上一篇:高职院校固定资产管理模式
下一篇:邮政智慧物流发展与建议

网站首页 论文发表 期刊咨询 发表指导 期刊知识 职称评审条件 论文发表常识 课教专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