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咨询发表支持服务,期刊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发表,杂志咨询的权威机构平台
期刊目录网,论文发表,专业论文指导,核心期刊,评职称论文发表

热门问题

热门搜索: 论文发表注意事项 || WAJCI是什么|| 钢结构杂志是核心期刊吗|| 土木工程核心期刊有哪些||

文化产业发展模式和路径

期刊目录网文学论文发表2019-10-12 11:14关注(1)

  浙江是文化大省,也是互联网大省。由互联网掀起的新一轮生产力变革,为浙江传统文化产业注入了新活力,创新性互联网文化企业不断涌现,新的文化价值不断被创造,文化新业态和新模式不断产生。文化产业与互联网的融合,极大地提升了文化内容的生产能力,增强了文化产品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促进了文化产业的转型升级,推动了浙江文化产业蓬勃发展。

文化产业发展模式和路径

  关键词:文化产业;模式

  一、浙江省文化互联网产业的发展现状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互联网新技术的融合、渗透对我国整个经济社会发展的驱动作用日益明显,浙江关于“互联网+”“文化+”的理念也在不断深入与更新。以此为契机,2017年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启动了“文化+互联网”工程,着力打造基于互联网的文化产业发展新生态,培育打造文化产业的“万亿级产业”。“文化+互联网”产业以业态创新、产品创新、内容创新为重点,在数字内容、泛娱乐生态、网络内容定制开发、数据服务应用、社交直播平台、短视频内容等多个领域不断创新,推动文化互联网产业迅猛发展。

  (一)“数字文化”创新发展,新业态层出不穷

  文化与互联网的融合,突破了文化产业传统形态,催生出许多新兴文化业态,如网络文学、网络剧、网络视听、数字阅读、数字出版、动漫游戏等,成效斐然。“网络文学”创新发展,实现多个国内“首创”,如第一个省级网络作家协会、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中国网络作家村等,他们已经创作700余部逾6亿字的作品,作品质量和作品IP价值均居全国前列[1]。“数字阅读”异军突起,之江文化产业带打造数字阅读产业生态圈,“中国数字阅读大会”永久落户杭州,以咪咕为代表的“互联网+阅读”原生力量快速发展,以数字阅读推动全民阅读。“数字出版”稳步发展,2012年杭州“国家数字出版产业基地”挂牌,几年来聚集了400多家数字出版企业,形成了以移动出版、网络游戏、动漫出版为核心业态的产业集群,逐步形成内容提供、生产加工、传播、市场公共服务五大体系。“网络视听”繁荣发展,网络剧市场趋于成熟,网剧总播放量不断攀高,网剧精品越来越多,单剧影响力不断上升,如浙江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实验区中有80%左右的影视剧组参与了网络剧的拍摄制作,网络剧出品量占全国的50%左右。

  (二)文化互联网创新企业不断涌现

  在2017—2018年开展的全省“文化+互联网”创新企业评选中,浙江出版集团数字传媒有限公司、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等20家企业入选,这些企业走在行业的前列,是行业的龙头企业,它们既有数字阅读、网络游戏、网络直播、新媒体、数字特效、大数据服务平台等文化科技新兴企业,也有传媒、文化艺术、文化装备制造等传统文化产业与互联网深度融合的转型企业。以浙江数字传媒为代表的传统文化企业在与互联网融合的过程中,实现转型升级并且不断提高互联网化率;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在与文化融合过程中,实现多元生产和经营并且不断提升文化内涵和价值;以咪咕数字传媒为代表的新兴文化互联网企业直接由文化与互联网融合而来,引领着文化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这些创新企业,在内容创新、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等集成创新方面具备较高的引领力和影响力,是浙江“文化+互联网”产业创新发展的先锋模范。

  (三)重点领域和重点区域发展凸显

  文化与互联网融合的重点领域和重点区域布局清晰、发展快速。重点领域主要集中在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动漫游戏、文化演艺、文化信息传输和软件服务等,经过几年的培育和打造,数字出版、数字阅读、数字视听已经成为浙江文化产业的新锐生力军。重点区域主要分布在杭州、宁波、横店三个国家级的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乌镇互联网经济创新发展综合试验区和金华网络文化产业实验区等。杭州重点打造创意设计、动漫游戏、现代传媒产业示范基地,重点发展工业设计、游戏娱乐、数字出版、新媒体等产业。横店着力打造影视文化产业,形成从创作、拍摄、制作、发行、交易到衍生产业为一体的影视文化全产业链,成为影视行业的“风向标”“晴雨表”。

  (四)文化产业大数据平台建设稳健发展

  浙江依托先进数字技术,建设文化产业大数据平台,推动大数据资源开放共享。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全力推进“四位一体”大数据产业生态圈建设,“富春云”互联网数据中心、浙江大数据交易中心、“梧桐树+”大数据产业园、大数据产业基金等大数据产业生态圈建设已相继建成或正在建,为数据存储提供了保障,提高了网络运行的效率和安全。2017年“浙江省文化产业大数据服务平台”(简称“浙朵云”)建成运营,整合了文化产业的各类数据资源,建设成标准统一的信息共享服务平台和互联互通的网络服务体系,服务于省内20多万家文化企业与机构,成功入选国家文化创新工程项目储备库,成为国内领先的文化产业大数据平台。

  (五)文化金融合作模式不断创新

  中小文化企业融资难一直是制约文化产业发展的瓶颈问题。设立东方星空、杭州文投等文化产业基金,发起总规模50亿元的成长型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在杭州、宁波、温州、绍兴、台州等地设立12家文化产业银行,探索针对文化企业特别是小微文化企业的信贷定价机制,降低准入门槛和资金成本,其中杭州银行文创支行已累计为700多家文化企业提供54亿元的信贷支持[2]。依托互联网技术和平台,以数娱宝、娱乐宝等为代表的互联网筹资新模式已经开启,众筹、股权投资等文化金融模式不断发展,成为中小文化企业融资的新通道。

  二、文化与互联网融合的模式

  互联网背景下,文化与互联网已经相依相融、难分难舍。浙江的文网融合历程,从产业角度分析,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开始阶段,以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大鳄进军文化产业为开端;第二阶段是发展阶段,以传统文化产业依托互联网进行转型升级为标志;第三阶段成熟阶段,以大量基于互联网技术和平台而成立的创新型文化公司为标志。每个阶段的重点重心不同,其融合模式也有差别:第一阶段主要模式为“互联网+文化”型,第二阶段主要模式为“文化+互联网”型,第三阶段主要模式为“文化互联网”型。

  (一)“互联网+文化”型模式

  这类融合模式的特点是以互联网企业为主体,互联网企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和平台优势,以合作、参股、并购、重组等方式,主动进军文化领域,即所谓“跨界打劫”,但其基因仍是互联网企业,比如互联网三巨头: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属于典型的“互联网+文化”型企业,“泛娱乐”是“互联网+文化”型模式的重要表征和趋势。创立于杭州的阿里巴巴集团,主营网络销售,“淘买淘卖”,具有因产品销售渠道形成的流量和分发的核心优势。2006年公司开始扩展版图,跨界进军文化产业,布局阿里巴巴大文娱,借助销售平台和流量优势孵化泛娱乐产品,阿里巴巴实现娱乐和电商一体化,逐步构建了一个打通影视、音乐、游戏、文学、体育、经纪等多种文创业务领域的互动娱乐新生态。据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阿里巴巴集团的数字媒体和娱乐业务板块收入达59.75亿元,同比增长46%[3]。完美世界股份有限公司具有天然的互联网基因,跨界后专注于网络游戏、影视动漫等领域的研发运营,以互联网技术推动传统院线的数字化升级,整合院线和影院而提供高品质线上、线下综合娱乐休闲体验。2017年,“完美世界”成功主办了第二届DOTA2亚洲邀请赛,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用专业水平和实力推动了中国电竞行业的发展。浙江天格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专业从事软件开发设计、技术服务网络平台建设与运营,进军文化产业后,从事视频才艺、游戏互动等,主营9158、新浪秀直播、百人房、水晶直播、聚乐网等娱乐平台,在浙江省内外具有较大影响力。“互联网+文化”型模式,促使互联网企业以网络技术和平台为基础,在电影、音乐、动漫等多领域进行跨平台商业拓展,贯通资金、内容制作、演艺明星、宣传推广、发行销售、衍生产品等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在文化产业的版图中所占面积越来越大、比重越来越大、产值越来越高。

  (二)“文化+互联网”型模式

  这类融合模式的特点是以传统文化企业为主体,传统文化企业主动融合互联网,借助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高新技术,依托互联网的传播渠道和平台,提高文化产品生产力,拓展企业发展新空间,实现转型升级。但其基因仍是文化企业,比如电视、报纸、广播、影视等传统文化企业的互联网化,属于典型的“文化+互联网”模式。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着力进行“媒体云”建设,推进媒体深度融合。集团自主研发的“媒立方”技术平台,采用云计算、大数据等最新技术,实现传统媒体、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融合,为跨媒体、跨业务提供了统一平台。旗下的浙报数字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致力于全面发展数字娱乐和大数据产业,通过融媒体平台打造集用户、内容为一体的聚合平台,进行“四位一体”大数据产业建设,成功打造智慧媒体云服务生态圈。浙江广播电视集团围绕“融合传播”,构筑“两核三圈、一平三通”的融合传播体系,“中国蓝云”建设成效突出。一站式运作的中国蓝融媒体新闻中心“中央厨房”,形成了一体策划、融媒采集、融合传播的新型融媒采编方式和传播形态,拓宽了新闻报道的方式方法,打开了新媒体广阔空间。2017年中国媒体融合传播指数报告显示,浙江媒体融合综合优势明显,包揽报纸、广播电台百强榜各5%、6%,在电视台总榜排名第二[4]。华数数字电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重点实施“新网络+应用”“新媒体+内容”“大数据+开发”三大战略,构建新网络、新媒体、云计算和大数据、原创内容以及智慧化等产业板块。集团承担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数字电视开放实验室”的运行、工业和信息化部“数字家庭”基地建设、国家发改委“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的推进实施,成功创建“国家下一代广播电视网(NGB)融合业务创新实验室”。浙江出版集团形成较为完备的数字出版体系,拥有电子图书、数字报纸、数字期刊、网络教育、网络动漫、网络游戏等各种数字出版物,建成了全品种数字样书库、浙江文化资源数据库服务平台和BookDNA在线出版服务平台,在业内率先建立数字出版的管理制度与运作体系。其中“博库数字内容出版与投送平台”拥有上万种作品的数字版权,“博库网移动多媒体电子商务平台”获得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资助。“文化+互联网”型模式,促使传统文化传媒企业借助互联网完成媒体融合,从被动加入互联网、利用互联网,到主动研发数字技术、运用高新技术、打造大数据平台,实现了从传统媒体向新兴媒体、从单一媒体向综合多媒体、从平面传播向立体化传播的转变,提高了生产力和传播力,拓展了传媒发展新空间。

  (三)“文化互联网”型模式

  这类模式的特点是企业既从事互联网又从事文化,初创开始就运用互联网思维、利用互联网技术和平台做文化产业,专门为互联网生产文化产品。许多基于互联网技术和平台而成立的创新性文化公司,如新媒体企业、数字娱乐公司、网游/手游公司、互联网影视公司、平台服务型公司等,其基因属于纯正的互联网文化企业或文化互联网型企业。咪咕数字传媒有限公司致力于数字阅读,瞄准移动数字阅读市场,推出了咪咕学堂、咪咕星宝、咪咕fire等多款产品,运用全媒体、智能语音等技术推动图书、期刊、杂志、漫画、音频、视频及衍生品的生产、推广和传播,以新技术引领出版融合发展,成为业内“国内图书首发第一平台”。金华比奇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数字产品网络交易服务的互联网文化企业,公司主营网站——中国网络游戏服务网(),是专业从事网络游戏虚拟数字产品交易服务的电子商务平台,为游戏玩家提供虚拟数字产品寄售交易服务、担保交易服务、账号交易服务和自动交易服务等。截止2018年底,该网站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9500万,成为目前国内最受欢迎、最具影响力的数字产品交易网站之一,也是中国最大的网络游戏虚拟数字产品交易专业市场。杭州掌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自主研发、运营于一体的移动终端互联网游戏企业,致力于研发角色扮演游戏(RPG)、卡牌游戏、休闲对战游戏等在内的手游产品,已上线运营多款自主研发游戏,如《仙魔决》《萌宠学园》《糖果小怪兽》《魔性消除》《小飞机大战》等,产品远销海内外2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萌宠学园》在2013年获得最佳游戏金苹果奖(金苹果奖是国内顶级游戏与智能娱乐产业的奖项,也是游戏行业中最权威、历史最悠久评奖)、2014年获得国内十佳新锐产品奖;《小飞机大战》进军海外,亮相于2017年度科隆游戏展,在国内各大游戏平台排行榜曾经长期占据首位。浙江博艺网络文化有限公司是中国领先的互联网艺术文化综合技术公司,旗下博艺网()是国内颇具影响力的中文艺术门户网站之一,是艺术家、艺术爱好者交流展示艺术品的平台。公司先后开发了艺趣网、博艺网中国书画交易中心两大艺术品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开创了艺术品网上交易的全新模式。2015年“艺易拍”()手机APP艺术交易平台上线,“艺易拍”充分利用现有成熟网络技术,彻底颠覆传统艺术拍卖形式,使艺术品交易变的简单、方便、快捷,轻松玩转艺术品拍卖。“文化互联网”型模式,有效合理地整合、调配互联网和文化资源,实现文化与互联网跨行业、多元化、垮区域、集约化发展,以互联网化的全新姿态诠释文化内容、传播文化产品、宣扬文化价值,促使文化与互联网从以往的相加阶段迈向真正的相融阶段,成为互联网背景下文化产业发展的新趋势。

  三、文化与互联网融合的路径选择

  文化与互联网的融合,不只是文化内容和互联网技术的简单叠加,而是涉及产业、产品、技术、市场、人才、政策等许多要素的相互作用,涉及互联网技术的创新、文化内容的创意、传播渠道的开拓等,必须进行多方面探索,寻找文化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有效途径。

  (一)创新技术,为文化互联网产业发展提供强大引擎

  2016年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提出: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5]。这说明一个企业即便规模再大、市值再高,如果核心技术掌握在别人手里,也会不堪一击。文化与互联网的融合,技术是基础,高级技术、核心技术是推动深层融合的核心要素,是驱动企业持续发展的强大引擎。要把握科技快速发展的机会,突破核心技术,争取在某些领域、某些方面实现“弯道超车”。在互联网的下一个时代,以技术为核心的驱动模式将是提高生产效率的关键,互联网平台所积累的技术和数据,将成为整个文化产业进入数字工业化的核心驱动力。要不断研发数字技术、网络技术,推动人工智能、5G等新技术参与到文化产业、文化内容、文化产品、文化消费等多领域的改造,创造出更多的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在新技术手段的加持下,互联网文化产业将高速发展,文化消费的发展空间很大。要进一步打通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政务互联网,实现ToB(对企业)、ToC(对消费者)、ToG(对政府)三种服务的数据结合共享,让数据产生新的互联网应用,激发互联网下一阶段更多的可能性。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技术能力的提升,推进文化产业快步进入数字工业化时代。

  (二)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

  2019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中提出“加快推动媒体融合发展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这是党和国家基于互联网形势下做出的战略考量,是文化传媒适应于互联网的重要布局,为浙江深化文化与互联网融合指明了方向和途径。拓展融合传播渠道,提升媒体融合传播力。当前要加强媒体内部甚至媒体之间的深度相融,通过流程优化、平台再造,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建立起适合互联网传播的生产流程及体制机制,实现各平台传播力的最大化。发挥传统媒体的内容生产优势,提升原创内容特别是精品内容的生产能力,实现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管理手段共融互通,打造一批在国内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6]。实现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积极推动媒体深度融合。要坚持媒体的导向为魂、移动为先、内容为王、创新为要,在体制机制、政策措施、流程管理、人才技术等方面加快融合步伐,建立融合传播矩阵,打造融合产品[6],使媒体的生产与传播更快、更新、更深、更广。坚持正面宣传,弘扬正能量,保证宣传的新闻性、导向性和思想性。加强采编、技术、运营等部门人员的全媒化武装,强化能力培养、技术装备,创新表达方式,善用网言网语,提升讲故事能力。

  (三)打造专业基地和特色小镇,着力培育互联网文化企业

  产业发展,企业是主体。为壮大文化互联网产业,既要培育一批“顶天立地”的大型企业,也要发展一批“铺天盖地”的成长型企业,加快传统文化企业转型升级,扶持创新型企业茁壮成长。发挥优势和特色,错位发展,巩固优势行业。加速推进报纸、出版、广电等传统大型文化企业的全面互联网化,加快媒体融合发展,构建全媒体传播格局;推进内容创新和产业结构调整,做精传统主业,提高内容生产能力,拓展互联网新兴业态。重点培育一批成长型文化互联网企业,壮大文化产业的生力军和后备队。完善文化产业新兴业态标准,提升企业挖掘品牌文化内容的能力。打造文化领域特色小镇和专业基地。加强对已有文化产业集聚园区的建设,不断调整优化招商引资策略,优化产业配置,完善配套和产业支撑,扩大有效引资,引进更多实力强、品质高的大企业、大项目入驻,吸引特色中小型企业入驻。集聚文化和互联网优质资源,建设专业化“文化+互联网”园区,培育“文化互联网”特色小镇,打造浙江数字文化金名片,做专做强“数字文化”,以数字经济拓展文化产业新空间,增强文化产业竞争力。

  (四)加大人才培养和引进,建设文化互联网产业人才队伍

  近些年浙江省培育和引进了一大批文化创意与互联网人才,但与北上广等文化产业先进城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从业人员占比偏低、人才总量不足、人才结构不合理等问题突出。亟需建设一支数量众多、结构合理的高素质人才队伍。。搭建工作平台和构建服务体系,突出人才的培育、引进、激励和服务。着重扶持影视、传媒、出版、数字内容、演艺、设计、广告、高端文化装备、工艺美术和文化经营管理等领域人才发展,引进和培养一批文化产业领军人才、经营管理人才和创新团队。组织实施造就文化名家计划,将人才培养和引进纳入省特级专家“千人计划”和“151人才工程”。加快推进“文艺浙军”建设,深入实施“新荷”“新光”“新松”“新峰”等计划[7]。建立符合文化产业特点的人才保障机制。落实《浙江省文化产业人才发展规划(2017—2022年)》,从组织、经费、支撑、环境等方面为文化产业人才发展提供有力支撑。设立人才建设专项资金,利用社会资金设立优秀人才培养基金;健全人才评价激励机制,采取股权奖励、期权分配、技术入股等方式激励人才、留住人才;加强人文关怀以吸引年轻群体和特殊群体来浙江创业;重视提高民营文化企业地位,以期在待遇方面与国有文化单位一视同仁。

  (五)强化政府服务功能,搭建文化互联网产业发展平台

  发挥政府综合服务效应,提高资源整体配置效率,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着力搭建服务平台,完善综合配套,以磁场效应聚人气,吸引产业集聚。着力发挥金融服务的撬动效应。相关部门要积极探索融资渠道,吸引更多的银行、私募基金、风投等社会资本投资文化企业,扩大融资范围,降低融资成本,为中小企业或个人融资开拓新的渠道。着力发挥政策服务的叠加效应,在实施“营改增”试点后,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扶持小型文化演艺企业、文化创意企业成长发展;通过奖励、贴息、项目补助等方式,支持实体书店等文化企业创新经营,打造复合式休闲创意文化场所。着力发挥体制机制的磁场效应。相关部门要积极探索建立创新创业支持体系,建立创新风险承担机制;进一步消除各种体制机制性障碍,打破行业和市场垄断,创造各类企业公平竞争的环境;建立由企业牵头实施国家重大科技项目的机制,为各类企业的创新活动提供社会化、市场化服务。着力加强监管效应,成立专门的网络文化产品质量监督和传播平台监管部门,制定立体可行的监管条例,加强网络运营商的行业自律,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作者:毛秀娟 单位:中共金华市委党校

文化产业发展模式和路径相关论文:

山西省文化产业发展模式探讨
文化管理论文艺术管理在促进文

上一篇:农村题材影视作品对本土文化的效果
下一篇:博物馆展示设计及语系建构问题

网站首页 论文发表 期刊咨询 发表指导 期刊知识 职称评审条件 论文发表常识 课教专著